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茗的博客

走到哪里都是爱,爱到哪里都不停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吴茗:原名张树杰,网名张一,70后,农民工,90、10年前后少有诗作发表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归去来兮辞  

2014-07-19 10:48:51|  分类: 吴茗的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归去来兮辞

文/吴茗

都市的万盏灯火被黄金的夺目之音点亮
为了屈辱地活着我又来到这五花纸裱过的地方
醉汞的心是怎样的一种沉重啊?
热血沸腾,木鱼声声
七月  敲打死亡的黎明
孤独啊!已盛满酒杯 朋友  和远房的亲戚留下一杯杯羹
正午的火苗呼呼地高叫着“怎么样朋友?”
浅薄的命在精心制作的牛皮纸锅里咝咝作响  等待
只等砰的一声关上七成新的木门  门上落下轻尘的话语
然后  众人用泪水删除一种原罪  用一声叹息卸下负重
迎魂幡高高飘扬  唢呐和长号久久回荡
不仅我的朋友  连我的敌人  也愿意
我留下  于是我决定了我的遗嘱:
我决定将我的头颅留下  以便供那些顽皮的孩子玩家家
我决定将我的泪水留下  以便开我未开的花
我决定将我的躯体和我的诗歌带走  我只是更愿意让一颗麦子存活
不要给我糊六匹纸马  给我糊一辆奔驰吧  油箱里放一瓶烈性的酒
以便让我来一次酒驾  或者  就将我糊成马夫吧
我很喜欢马夫的角色  不要说我逝去是一颗星的陨落
还是让我当孤独之王  让我在月光里睡去
不要给我虹的腰带和云做的马匹  你把这些名声统统锁到柜子里
亲爱的别伤心  我只是在玻璃的那边呆的时间长一点儿
亲爱的别伤心  我在那边一定会等到你!
我让亲朋好友和远房的亲戚久等了
他们的小小要求我没接收到  如此
你们可以多拨几次  如果
一种真实版的无应答光临你的耳蜗  那
没有什么  我只是在登天的途中听到一个小的插曲儿
我看见皇上对着太平洋摇了一下头
狗和主人在鹰的家中齐聚  鹰日渐衰老  徒有其表
它乘高铁觐见京城  见了别样的梦境
站  它们以为看见希望    不站  他们一定看见灭亡
洹水和漳河提到了话下  它们穷的像是只剩河床的兄弟
为了给大海一个很好的答复  他们的妻子被迫留在过去
孤独的远方的郎啊  我的经血就是对大海最好的解释
我只愿你完整地快快来到我身边  那怕
你的鼻子是一座高高的山  那怕
你的手是抓我的网  那怕
你的眼睛可以听到我光明的车轮声  那怕
你的耳朵可以将我以前的美丽回放  那怕
灾难来到我跟前  我看见——一只纤细的手也可托起一个天  
让我的唇和你的唇一起奔放
让你的眼睛和我的眼睛锁住永恒的光  
让我的呼吸和你的呼吸重叠
让我的心跳和你的心跳在一个节拍里舞蹈
哦  空旷的天空——我的天空
都是臣民  而没有王
神仙在为权力而战
神仙在为金钱而战
神仙在为女人而战
我为什么而战?
亲爱的  请你告诉我

2014.7.13,15时于北京左安门外十里河村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